全球变暖影响“穿秋裤指数”

全球变暖影响“穿秋裤指数”

年轻人经常调侃说“有一种冷,叫我妈觉得我冷”,虽然温馨,但这不科学。其实冷不冷是与人体“热感受”指标比如“有效温度”指标有关,这些指标也是决定大家穿不穿秋裤的重要客观因素。但随着全球变暖,各地的“穿秋裤指数”和“装空调指数”可能也要变。

“解放军来了人心定”

向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方舱医院

“现在,中国有6亿人全年都感受不到很热的天气,而随着全球变暖,即使是在中等温室气体排放情况下,这个数字到21世纪末也会减少到两亿人”,“现在基本没有人一年中会有一两个月的时间都感到很热,但未来中国则会有2亿人需要忍受这种情况”。

他叫龙飞,生前在新疆伊犁地区公安局防暴支队历任民警、分队长。

解放军三支医疗队450人

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成立

支援队先后出动运输车632台次

出动车辆、官兵数量最多的一次

人民军队,始终在一线

高学杰认为,更多人会感觉到热,不仅仅会导致生活不愉快,高温和身体健康也有着直接关系,“大量热浪致人死亡的事件就从侧面反映了这一点”。

时间在1998年4月19日23时55分定格。

前往武汉金银潭医院、汉口医院和武昌医院

当然,科学还可以指导日常生活。不仅仅是穿秋裤的问题,高学杰说:“去年夏天很多东北人急着装空调,厂家都忙不过来,如果我们提早知道气候以及气候变化的趋势,就可以提前把空调装上。”

运送到武汉69个网点

回忆一下日常生活中的体验,其实“有效温度”不难理解:“桑拿天”是高温和高湿的合谋,它比单纯的高温更令人痛苦;而“寒风刺骨”便是低温和大风当道,它比单纯的低温更令人难忍。

《光明日报》( 2019年12月15日 02版)

1991年,本可以回乡的龙飞选择留在新疆,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守护边疆安稳。参加公安工作后,他多次面临生与死、血与火的考验却从不畏惧。不到7年里,龙飞先后参与抓捕行动逾100次,捣毁非法宗教和暴力恐怖犯罪团伙窝点72个,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为维护社会安全作出了突出贡献。他还多次冒着生命危险扑救火灾,抢救落水群众,用忠诚履行对人民的誓言。

既然中国整体偏冷,那么全球变暖会不会有很大的正面作用?“不会的,还是弊远远大于利。”高学杰说,“比如东北冬天的气温会达到零下20、30摄氏度,提高3、5摄氏度并不会实质性地改变寒冷状况,但南方春末夏初比如现在的气温是约30摄氏度,还不太糟糕,但再升温5摄氏度达到35摄氏度,就难以忍受了。”

物资紧缺?我们来运!

对同事,龙飞总是无微不至地关爱和照顾。严冬,患有关节炎的同事要出任务,他就把大衣脱下来给同事穿;队友孔朝辉因车祸去世,他主动承担起照顾队友年迈父母的责任;队友家乡房屋倒塌、母亲生病住院,龙飞把自己全部积蓄拿出来寄给战友的父母,当时他的一个月津贴仅有37元……

龙飞牺牲后,被追授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并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他们,从未让我们失望!

接管武汉火神山新冠肺炎专科医院

空军参与非战争军事行动

从沈阳、兰州、南京、广州四地出发

节俭、质朴、心系他人、严于律己、义无反顾冲在反恐一线……人民警察龙飞在自己短暂的一生里,留下了太多事迹。他的闪亮形象至今仍感动和激励着一代代公安干警,他的精神品格已化为滋养当地群众爱国精神的一方沃土。

高学杰他们使用有效温度的7个等级划分,对应人体不同的热感受体验。当有效温度在27摄氏度以上时,人体感到“很热”;23至27摄氏度时为“热”;21至23摄氏度时为“暖”;17至21摄氏度时为“舒适”;9至17摄氏度时为“凉”;1至9摄氏度时为“冷”;低于1摄氏度时为“寒冷”。

1969年10月,龙飞出生在四川省汉源县一个农民家庭,从小听父辈讲红军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故事的他,心里埋下从军报国的种子。1989年,龙飞参军入伍,在边疆度过了自己的青春岁月。服役期间,龙飞吃苦耐劳、刻苦训练,因表现突出先后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优秀班长”“训练标兵”,9次受到嘉奖,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因为中国北方地区比较冷,现在很多老人都劝孩子穿秋裤。而未来中国的西北和东北部地区非常冷的天数会减少,比现在舒适。比如东北现在冷的天数是200天左右,未来会减少10天;舒适的天数会比现在的一两个月增加一两个星期”。

这也是继汶川、玉树抗震救灾之后

但是,短暂摆脱秋裤并不算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因为当人口相对较少的西北、东北部地区变暖时,人口非常密集的东部等地区“很热和热的天数会增加,舒适天数将大量减少”,“比如华北平原上,很热的天气将由现在的每年几天增加到两三个星期;舒适的天数则会减少一两个星期。”

共运送防疫器材16440件套

他们与联勤保障部队950人统一编组

到21世纪末的30年,国人将会感受到怎样的气候舒适度变化?前不久,“刊媒惠”科技沙龙请来了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高学杰,他发表在《大气和海洋科学快报》上的研究回答了这个问题。

科学家们建立了很多用于评估气候舒适度的模型,“有效温度”也是其中之一,高学杰介绍,他们采用的“有效温度”模型主要是考虑了气温、湿度和风速的共同作用。

在抗击疫情的艰难之地

高学杰介绍,从地理位置和总体气候情况来看,我国是一个比较“高”“冷”的国家,地处中高纬度、有大量山地和高原、总体气候以偏冷为主。将我国所有的地方平均来看,每年365天中的冷和寒冷天数有255天之多,热和炎热天数仅有11天,舒适天数为27天。而随着全球变暖,最近十年和上世纪60年代比,中国平均每年冷日减少了15天,热日增加了30%。

106辆军用卡车将285吨生活物资

同时出动大型运输机数量最多的一次

那么21世纪最后30年和现在相比,人们对气候舒适度的感知又会有什么变化?结合人口分布、迁徙等因素,高学杰团队预测:

承担起更为艰巨的医疗救治任务

当晚,趁着夜色浓重,接到命令的龙飞带领队员一点点向暴恐分子藏匿的窝点前进。暴恐分子惊觉后准备夺门潜逃,为了保护战友生命安全,龙飞一脚踹开门率先向屋内冲去。然而,暴徒从暗处射出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龙飞颈动脉,29岁的他倒在血泊里……

795名军队医疗队队员、58吨物资

这是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

医护不够?我们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