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留列车上的“守夜人”

中新网安阳2月1日电 题:(新春走基层)停留列车上的“守夜人”

作者 刘鹏 张强 张吉辉

总之,无论如何,这都释放一个信号,在这个艰难的时候,新一轮并购潮、倒闭潮或即将到来。只是,各物流企业们都做好准备了吗?

其实,就在几天前,中通快运、安能物流、顺丰快运、百世快运、壹米等企业就已经开始实施降价措施了。

借着外面透射的光亮、就着简易的“餐桌”,就能解决一顿晚餐。张强 摄

一趟车,6个人,他们每天坚守在离家90km以外的河南汤阴小站一个郊外货场。没水、没电,在晚上零下3摄氏度的情况下,这群人和衣而眠,坚守在空荡的列车车厢。他们是郑州客运段温州车队的临客停运看车人。

目前,日本、韩国感染人数在上涨。国际奥委会官员近日称,如果疫情不能控制,东京奥运会可能取消。此外,不少人都纷纷前往中国躲避疫情,导致飞抵中国的机票一票难求。这就可见,疫情已经影响到了整个世界经济的运行。此前,物流企业们的国外融资、国际业务开展、团队建设、跨境物流业务开展等恐怕都要暂时搁浅了。基于此,企业们不能低估疫情来的影响,真的只有靠自己来面对这更加严峻的形势了。

随着新型肺炎疫情的变化,全国公路、民航、铁路都相继减少了运能。铁路方面也采取了相应措施避免疫情传播,部分春运前加开的临客停运。

可见,为了抢占市场,尽快恢复业务,物流企业已经“豁出去”了,“砸钱”的“砸钱”,降费的降费,免费的免费。从这种下血本的招商方式以及业务扩展模式中,可以看出,疫情的影响,让企业们元气大伤,必须积极寻找出路、疯狂展开自救。因为,疫情产生的次生灾害已经严重危及企业生存与发展了,再不有所行动,就真的会沦为疫情下的“牺牲品”了。

虽有政策的支持,但现实情况却仍然不太乐观。2月12日—21日,国家发改委联合有关部门开展全国物流企业复工复产调查调研。调查显示,企业复工面正在快速扩大,但受有效需求不足和企业主体责任风险大等因素影响,员工到岗率和企业复产率仍在低位水平。

通过刺激网点加盟扩大有效规模,会进一步引发行业资源的整合。就如天津德利得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运营总监、中国城市物流研究中心特聘专家恽绵在“抗击新冠疫情物流企业影响与对策在线研讨会”上所言,以前各物流企业就算活得不太好,至少也能活下去,导致利益不能达成一致,资源难以整合。如今,企业受疫情影响急迫地谋求出路,势必就会带来整合的机会。于此,这也就使得企业的组织和生态进一步发生变化。

据了解,张旭洋6人一直要守护列车一天一夜24小时,到2号下午15点才能和接班列车长交接,确认无误后才能踏上返回的列车。24个小时时间虽然不长,但对于看车人来说,他们的寂寞、难熬可想而知。他们默默坚守在空旷的列车上,用实际行动诠释着铁路人吃苦耐劳、无私奉献的精神。(完)

卫生局表示,至今天上午10时30分,有59人出院、13人留院观察,已请医院协助采检患者检体。

卫生局表示,已通知桃园市卫生局协助调查12日提供早餐的饭店餐食制备地点,并请医院采集人体检体进行检验,若检验及调查结果证实是因病原性微生物引发患者不适,可依违反“食品安全卫生管理法”规定,处饭店新台币6万元以上、2亿元以下罚锾。

卫生局指出,约200人日籍学生观光团12日上午在桃园住宿饭店吃完自助式早餐后,中午到台北市观光并自由用餐,当天上午陆续有学生出现呕吐、腹痛及腹泻等症状,观光团晚间在台北旅游时,有多人身体不适送医。

从复工情况来看,随着疫情蔓延势头得到初步遏制,各省区市按照中央部署分区分级实施了差异化防控策略,物流企业、园区、站点开门营业,复工比例有所扩大,由调查开始的 49.2%回升到调查结束的 62.2%。但从复产情况来看,由于人员流动总体受限、企业主体责任风险较高、上下游需求不明朗等原因,调查企业复产率仍然较低。企业复产率由 35.1%回升到 35.5%,回升幅度低于开工比例,就可见当前企业存在复工不复产现象。

据了解,为了保证列车安全,防止闲杂人员上车逗留、吸烟及破坏列车设施设备,甚至引发火灾造成国家铁路损失,列车内必须有人值班守车,以保证列车在存放期间的安全。

“看车并不可怕,怕的是看车人员冻感冒、发烧那就不好了,所以上车前、交接前都要给他们测量体温后,我才放心让他们回家。”巡视完一趟的张旭洋呷了一口热水说,“我们的图定列车正常运行,他们(列车出乘人员)身在疫情一线精神可嘉。看车这点苦并不算什么,我是党员,必须带头,把车看好让车队放心。”

就算疫情影响再大,复工复产再不理想,物流企业也要自救,而且是疯狂的自救,无论是疯狂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价格战,还是“砸钱”招商,扩大网络。因为物流企业明白,靠政府的补助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再来看另一个方式——价格战。

足见,免费加盟是针对新入网者,而价格战是为保障原有的老加盟商的权益,刺激揽货能力的提升。毫无疑问,这些优惠政策最终都会体现在市场价格上。疫情带来的一场“价格大战”已经蓄势待发。无疑,这将对原本在疫情下生存就有问题的企业造成额外的压力与打击。

凌晨4点,张旭洋再次重复检查车内情况,车门、车窗锁闭,车厢隐患部位有无杂物等。在确保安全没有问题后,他才放心的趴在茶几上眯了一会儿。

1月31日上午,47岁的列车长张旭洋带领看车人员早早来到了汤阴停车场,开启了24小时的“看车模式”。

不难发现,能实施以上做法的幕后动力就是有资本、有现金流。顺丰快运、顺心捷达的“玩法”有顺丰集团做资本后盾;壹米打得起价格战也是得益于刚刚融到的10亿元D+轮融资,且融资金额已全部到账;安能可以掏出2亿招商,也多亏年前大钲资本的3亿美金入账;百世快运、中通快运更不并多说,有上市总部做靠山,资本运作压力较小。

2月17日,顺丰快运取消10元/票的资源调节费;2月18日中通快运对全网中转费(转运费+操作费)按原价7折进行收取。此外,壹米更是给出省内中转费7折、省际6折的巨大优惠;安能物流全国中转费按照分拨基准实现7折优惠……

两位老同志中,59岁的胡建军过了春运即将退休;51岁的李国胜虽然身体不好,但从没有一句抱怨,总是抢在大家前面干活。由于列车停水,他戴上口罩提着暖瓶到3公里之外的汤阴站去接开水,供应6人喝水。

守夜人员胡建军短暂休息 张强 摄

其实,这是停运后张旭洋第二次到汤阴值班看车了。巡视过程中,他挨个给车厢里的看车人员盖好被子,叮嘱一定不要着凉,并提醒他们定好时钟两小时巡视一次。

复工复产,交通运输是“先行官”,必须打通“大动脉”,畅通“微循环”。国家领导人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讲话,为交通运输行业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工作指明了方向。

而安能的“砸钱”来得更为直接,首创“直播招商,线上加盟”,壕送2亿,开启物流云招商模式——通过加盟费返送,如一级网点成功签约加盟,加盟费减50%;定金折扣,如首付定金500元,可抵扣加盟费5000元;充值返利,如系统首笔充值返送20%-80%,最高可得8万元等八大福利来吸引20000个加盟名额。安能物流春节前才融到3亿美金的资本,如今基本可以断定资金的流向了,大手笔扩充网络,扩大有效规模,进而产生规模化的效益。

知名航空博主航空物语这样说:“从韩日等国的情况看,我们真的有可能将面对一种历史上不曾出现的局面:国内疫情很快控制住了,但不幸国境线以外纷纷炸开,我们可能要内外两条防线作战,而且战友们(各个国家)自顾不暇,国际间人流、贸易限于全面停顿,我们只能靠自己,更加孤立无援,形势更加严峻,直到至少半年后疫苗诞生,或者不幸地,靠全球至少4成人染病后建立免疫机制来自然抑制传播。如果这样的局面发生,不单民航,各行各业都将彻底洗牌,我们从此告别过去的世界。什么将淘汰,什么是机遇,应该好好想想,制定预案了。”

在这群列车守夜人中,张庆贤是机务段学员,从来没有在外看过车,冰冷的车厢内零下3度,小伙子冻的无法入睡。他盖了三床被子还是冷,实在没办法,便起来在车厢内往返跑步,去去身上的寒气。

市场反馈会如何,暂不得而知,但只有大破才会大立。

此外,物流复工依然不太理想,复工率并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

安能、顺丰快运、百世快运、壹米的推出各种优惠措施,看似“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其实这种降价的优惠方式,主要是要促进前端加盟网点积极揽货,加快推动复工进展的同时,也提供复产率。如此才能让网络快速且全面地运转起来。此外,在这个货量原本就减少、业务量大幅度下滑的时期,价格战能迅速地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扩大单量,形成规模效应,从而将成本控制得更低。

首先来看“砸钱”招商。就以顺心捷达的免费加盟来说,据其客服方面表示,这次优惠力度是之前没有过的,就单以加盟费来说,之前入网时是需要缴纳3~7万的加盟费,具体金额视各地方情况而定。这对于一个拥有6200家实体网点的企业而言,是十分可观的一笔现金流。而如今,为尽快开展业务,这一部分收入直接被砍掉。换而言之,顺心捷达也在花血本招商,扩充网络,抢占市场。之前,有顺丰快运降价,现有顺心捷达免费招加盟商,顺丰对快运业务的布局,“玩”得着实有点大,也有点疯狂。

以上基本都是当下物流企业遇到的难题。不少人乐观地认为,当下我国疫情已经有所好转,而且各方都传来了好消息,这也表明疫情影响将逐渐消失,的确,全民防疫虽已经取得了较大的进展,但企业可能并不会那么好过。

台北市卫生局今天发布新闻稿指出,昨晚接获医院通报,有日籍学生观光团疑出现食物中毒症状,派员前往医院调查及关心,共72人陆续被送往3间医院医治,患者皆出现肠胃不适等症状。

有资本的,开始用这样的方式疯狂“自救”,那没有资本的呢?是该好好想想办法了。当然,也不排除就算有资本,也不一定“玩得转”,毕竟在这个特殊时期,各物流要素都发生了颠覆式变化,如从以前正常开工到复工复产难;从以前运力过剩到运力严重不足;从现金流紧缺到严重不足;从货量惊人到货量断崖式下跌……而且,疫情还没有迎来拐点,虽国内已经明显好转,但国际范围内又呈现增长态势。可见,疫情影响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企业们扛得住当下的1-2月,能扛住未来的半年吗?

守夜值班人员作记录 张强 摄

经过了白天的值守,到了2月1日凌晨,夜查开始。检查车门、巡视车厢……“看车关键在夜间,人员容易瞌睡。”张旭洋按规定每两小时一巡视,并用记录仪拍录视频。

因为,从大环境来说,疫情造成的影响远比想象中的严重。

值班人员巡视中 张强 摄

疫情的爆发,让全国人民都宅在了家里,过了一个“不拜年”的春节。节后,复不了工,也复不了产,暂且不说,关键是企业的刚性成本、防疫成本等就已经压得企业喘不过气来了。而且,市场萎缩带来的收入大幅下滑、现金流紧张带来的资金断链风险、封闭管理带来的运营难题等也都成为压在企业肩上的“大山”。

1月22日,郑州客运段温州车队接到命令,担当郑州至宁波的k4073/2/4/1次临客,将停运至2月8日。几日前,列车终到后按命令不再运行,车辆部门为防止冻车,按规定全列排水、班组锁闭车门车窗,整列编组18辆空车被拉到了汤阴货场存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