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公司前董事长戈恩成功大逃亡他的结局会如何

“逃犯”戈恩|日产公司前董事长成功大逃亡

平静的跨年时光被一个名叫戈恩的66岁男人打破。

1.宏观指数:以2017年1月1日为基准日,每季度发布一次,是动态评价中国企业品牌创建能力和竞争能力的指数体系,反映了中国品牌经济作为市场经济高级形态的发育程度,是对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和建设美好生活程度的量化表现。

四、本研究所收录品牌由中国企业创立并在中国境内合法注册运营;

二、《报告》所涉及的数据指标均由独立第三方机构通过大数据工具授权采集,课题组组织专家对填报数据进行了合理性审查和核验,对部分数据合计数或相对数由于单位取舍不同而产生的计算误差,均未作机械调整;

戈恩将于8日召开记者会

(二)企业指数综合分析

对于戈恩逃离日本一事,日本检方和戈恩的辩护律师均表示不知情。日本出入境管理部门也没有查到戈恩的离境记录。有日媒猜测,戈恩使用假名离境。

1.从品牌维度对经济高质量发展水平进行量化评价。“人民日报中国品牌发展指数”是在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背景下的宏观指数,是对品牌经济作为更高级经济形态的客观评价,是对现有中国宏观指数研究体系的创新、丰富和完善。

戈恩“逃离日本”是奉行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还是“畏罪潜逃”,抑或摆脱“不公正对待”?这些问题的答案能在记者会上找到蛛丝马迹吗?我们唯有等待。

基于以上六个指标的计算结果,结合专家提名的70多项指标对每一家企业的品牌竞争力进行LASSO回归,得到对品牌发展和提升有显著影响的指标,并将这些影响因子,抽象提炼为“五力”模型,即资本力、市场力、传播力、创新力、贡献力。

也就是说,刚刚“逃离日本”的戈恩并不打算休息一段时间,而是准备立即投入“战斗”。

戈恩向来被称为汽车界的经营天才。

这位正在等待法庭审判的日产公司前董事长日前逃离日本,于2019年12月30日晚间抵达黎巴嫩。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地球村”震惊。

2019年1月,戈恩被正式指控财务造假和滥用职权。2019年3月5日,戈恩以10亿日元保释金为代价第一次获得保释,同时被要求必须留在日本。1个月后,戈恩于2019年4月4日因涉嫌违规挪用资金再次被捕。之后他又缴纳了5亿日元保释金,于2019年4月25日再次获释。日本法院原定2020年4月开庭审理戈恩一案。

“人民日报中国品牌发展指数”通过建立宏观指数、企业指数和诊断体系三位一体的指数系统,在凸显宏观经济分析价值的同时,重视对微观经济主体的价值引领和问题诊断。

3.实现品牌评价趋势性和结构性的统一。建立了宏观趋势和微观变量之间的因果关系,实现了宏观经济高质量与经济主体高质量管理、技术创新高质量进步、终端产品和服务高质量供给的有机结合。

黎巴嫩媒体很快给出了“故事”版本:戈恩自2019年4月起,依保释条件被软禁在日本住所。这次潜逃行动由他妻子卡萝尔精心策划,以圣诞节为借口,安排乐团上门表演。

第四,区域性特征有助于推动品牌经济差异化发展。企业指数的区域分布反映了中国品牌经济发展的梯队型布局:北京、广东、上海的头雁效应,浙江、山东、江苏的稳定基础、特色省份的优势提升,对深入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做好支撑产业选择和机制创新提供了重要的决策参考。

此前,戈恩因涉嫌渎职等罪名被逮捕,并经历保释、再捕、再保释。2019年4月,戈恩最后一次被保释后便生活在日本检方的严密监控下,并被要求不能离开日本。

但在2018年11月19日,戈恩迎来人生重大转折。

日本共同社1月1日报道称,戈恩方面曾发表声明批评日本司法制度。戈恩把“不相信日本的刑事司法制度”列为离境理由,但只要没有法院的许可,就不可能通过正式手续出境。日本法务和出入境管理部门已着手调查。

由于受到日产公司内部举报,时任法国雷诺·日产汽车·三菱汽车会长的卡洛斯·戈恩于2018年11月19日抵达日本东京机场后,随即被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逮捕。日本媒体报道称,戈恩的实际报酬累计为99.98亿日元,但却少申报了49.87亿日元,涉嫌违反日本的金融商品交易法。

4.全面应用大数据工具开展品牌评价。“人民日报中国品牌发展指数”评价工作全面运用大数据挖掘和分析技术,将“词向量”技术引入品牌评价领域,以结果性数据替代先验性指标。

至此,戈恩上演“绝地逃亡”似乎八九不离十了。不过,各方还未对戈恩逃离日本的细节予以确认。黎巴嫩外交部2019年12月31日发布声明称,戈恩是合法入境,但不了解他离开日本和抵达黎巴嫩的细节。

犯罪嫌疑人居然在保释期间逃跑,日本的安保措施意外“躺枪”。旅日作家徐静波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达了他的观点:“再过半年,2020年奥运会就要在东京举行。日本早在2年前,就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奥运反恐中心,对各种可疑分子实施了监控与遣返。但是,就在如此严密的警备之中,日本头号外国要犯居然就在日本警察的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走了,令国际社会对于日本的反恐能力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日产公司时任CEO西川广人在戈恩被捕当日召开紧急记者招待会,列举了戈恩虚报收入、挪用资金等“罪状”。还有爆料称戈恩曾用日产的经费在多个国家购置豪宅并据为己有,曾于3年前使用日产的经费租下整个巴黎凡尔赛宫,为自己举办奢华的二婚结婚典礼。

1999年,雷诺获得日产汽车37%的控股股份,这一比例后又升至43.4%。1999年6月,戈恩以COO身份进入日产汽车。两年后,戈恩出任日产公司CEO,开始实施“改革计划”,大刀阔斧关闭了5家工厂,3年内裁员2.1万人(占员工总数的14%),削减20%的成本,将1300家供应商减少了一半。

“人民日报中国品牌发展指数”课题组

五、《报告》数据和调研时间截至2019年11月30日,评价结论对以上时间前客观反映情况负责,所有调研、评审和研究人员承诺对企业信息和数据负有保密之责。

戈恩逃离日本似乎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他的结局会如何?

成也日产,败也日产?

戈恩如何逃出日本的监控令万众瞩目。

“人民日报中国品牌发展指数”指标体系以结果性数据代替先验性指标,颠覆传统评价方式,在设定过程中,将品牌置身于整个市场生态系统中来考察,综合考虑品牌发展的自身实力水平和外部综合评价,平衡品牌发展的经济效益和企业社会责任等多要素组合关系,最终设定“创新引领”“综合实力”“市场认同”“盈利能力”“社会责任”和“用户美誉”六大评价指标,以品牌所在企业的创新成果、资产规模、营收规模、销售收入、利润规模及增速、品牌在践行企业社会责任方面的具体表现的量化分析和用户的口碑评价为参考,科学测量中国品牌发展的阶段性结果表现。

分析认为,戈恩的意图很明确,在逃离日本后,他希望化被动为主动,在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下主动发声。

戈恩在自传中称,他的祖父13岁时从黎巴嫩搬到了巴西,除了一个手提箱什么都没有,其祖父在巴西内陆开了几家公司,戈恩就是在那里出生的。戈恩6岁时,父亲把他送到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与祖母、母亲和兄弟姐妹一起生活。戈恩同时拥有法国、黎巴嫩和巴西三国国籍。

(三)指标体系与诊断体系

第一,持续性升温有助于推动品牌经济战略性增长。宏观指数整体呈现波动上行的发展趋势,反映品牌经济在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推动作用日渐明显,尤其是进入2019年以来,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和营商环境改善成果显现,宏观指数呈现持续升温的良好势头,第三季度宏观指数同比增长1.33,高于去年同期增幅,展现了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

他在这一天被捕后一直在日本境内——无论被关押在监狱内,还是保释出狱期间,等待将于2020年进行的审判,直到2019年底逃离日本的消息传出。

根据“人民日报中国品牌发展指数”的评价准则,华为、阿里巴巴、上汽集团等100家企业品牌入围“人民日报中国品牌发展(企业)指数100榜单”。

“人民日报中国品牌发展指数”坚持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将创新引领作为品牌发展的根本动力,将协调规范作为品牌发展的基本要求,将绿色安全作为品牌发展的必然要求,将开放融合作为品牌发展的必由之路,将共享生态作为品牌发展的时代内涵。

在到达黎巴嫩后,戈恩方面很快发布声明,确认自己在黎巴嫩。“我已经从预设有罪、有偏见的日本司法制度下逃离了。” 戈恩在声明中表示。黎巴嫩安全部门发布声明称,戈恩在黎巴嫩境内不会面临法律诉讼。

(一)宏观指数运行分析

2.在品牌评价工作中贯彻新发展理念。指数设计坚持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实现新发展理念与创新引领、综合实力、市场认同、盈利能力、社会责任和用户美誉六大指标体系的融合。

在他掌舵日产一年后,日产由亏损61亿美元变为盈利27亿美元,2001财年综合营业利润升至39亿美元。2005年他出任雷诺汽车公司CEO之时,日产汽车的运营利润率已经超过10%,高于竞争对手。更重要的是,戈恩促使雷诺和日产这两家公司结为技术和平台分享联盟,后来三菱汽车也加入其中,缔造了全球最大的汽车联盟。

资本力是品牌的综合经济实力的代表,创新力是品牌发展的内核驱动力量,市场力是品牌发展阶段成果的外在表现,传播力是推动品牌营销的重要手段,贡献力是品牌在发展过程中回馈社会的力量。“五力”共同为品牌的发展提供助力和保障。

不过,戈恩否认了对他的一切指控,并公开宣称,自己是由于卷入了日产内部的权力斗争而遭到迫害,日产内部高管惧怕其影响力,担心日产与雷诺走得太近。

1996年,戈恩受雇于雷诺公司并举家迁至法国,第二年,他公布了“200亿法郎成本削减计划”,到1998年底,雷诺的盈利能力增长了3倍。在一片疑虑目光中,戈恩接手几近破产的日产汽车,帮助日产扭亏为盈。

一、设计原则与指数结构

3.诊断体系:针对企业指数结果,对数值进行影响因子“关键要素”拟合,抽象提炼出包括“资本力、市场力、传播力、创新力、贡献力”在内的“五力”模型,汇总形成提升品牌发展水平的操作体系。

从地域分布来看,指数100企业分布在我国20个省(区、市),其中北京、广东和上海占全部品牌总数的71%,呈现出品牌地域高度集中的特征,尤其是北京集中了40家国内知名品牌,表现出一枝独秀的优势。地域分布上,前50企业品牌主要集中在北京、广东、上海、浙江、江苏、内蒙古、山东、辽宁、贵州、湖南、吉林11个省(区、市),其中北京、广东继续保持领先优势,进入前50强的北京品牌占北京全部入围品牌的47.5%,进入前50强的广东品牌则达到广东全部入围品牌的82.35%,北京品牌总量优势明显,而广东优势品牌集中度更显优势。

“人民日报中国品牌发展指数”课题组

2.企业指数:基准日定为2018年11月1日至2019年10月31日,首期发布100个企业品牌指数数值。针对企业“创新引领、综合实力、市场认同、盈利能力、社会责任和用户美誉”六个维度的结果性指标对企业品牌创建能力进行评价。

然后,一架私人飞机将戈恩从日本送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在当地时间2019年12月30日凌晨2时左右抵达。之后,戈恩又在土耳其换乘一架私人飞机前往黎巴嫩。至此,戈恩完成了他的“越狱计划”。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栋栋 | 北京报道

根据“人民日报中国品牌发展指数”的定义及基本评价规范,基于品牌相关大数据基本信息情况,2019年第三季度“人民日报中国品牌发展(宏观)指数”为107.82,居于绿色稳定发展区间。“人民日报中国品牌发展指数”已经连续两个季度高于“中国品牌发展指数”基期标准,接近趋热发展区间。

戈恩的律师当地时间1月1日证实,戈恩将于1月8日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召开记者会。据《纽约时报》报道,一位专业的公关人士已经从美国出发前往贝鲁特,帮助戈恩组织这场新闻发布会。

逃离日本后的戈恩并没有闲着。

在从法国高校毕业后,戈恩进入法国轮胎制造商米其林公司(Michelin)。1985年,年仅31岁的他便担任米其林巴西公司CEO,并通过削减成本的手段将其从亏损泥淖中拉出,赢得“成本杀手”称号。

表演结束后,身高不到1.7米的戈恩躲进其中一个较大乐器箱中,被运送至一个小型地方机场,过程中有前特种部队士兵帮忙。

从行业分布来看,指数100企业分布在24个行业,主要集中在金融、汽车、装备制造和信息技术等领域,以上行业品牌总数占指数100企业的43%。实体经济入围品牌达到全部品牌的50%,牢牢树立了“制造立国”的品牌根基。行业分布前50企业品牌主要集中在金融、汽车、信息技术和装备制造等17个行业,其中信息技术行业优势品牌集中度达到55.56%,汽车行业优势品牌集中度达到50%,金融行业优势品牌集中度达到41.77%。实体经济品牌在前50企业品牌中占比为48.00%。

(研究支持单位:品牌中国战略规划院、成都数联铭品科技有限公司)

三、指数运行分析报告

三、《报告》所呈现文字部分由课题组依据评价结果结合“人民日报中国品牌发展指数”的基本定义内涵形成,由专家组最终审定,供相关机构决策参考;

第三,行业性优势有助于品牌经济推动高质量发展。企业指数的行业结构充分体现了制造立国、实业兴国、服务支撑的发展战略思路,汽车和装备制造业品牌成为推动中国品牌发展的支撑产业,金融领域、信息技术领域优势品牌的高度集中也反映了金融和信息技术作为引领高质量发展的代表行业,头部企业品牌动能更强、作用更大、成效更明显,做强头部企业对品牌经济关键支撑产业有非常显著的作用。

第二,季度性规律有助于把握品牌经济持续性发展。宏观指数呈现出非常明显的季度性变化规律,反映了我国品牌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也符合我国新经济发展的整体态势,持续跟踪“人民日报中国品牌发展指数”的规律性变化对于开展品牌经济投入产出周期性研究、运用好逆周期调节工具具有重大意义。